Zapic's Blog
新人报道 -- 初稿

人要放得下过去,才能看得见未来.
过去值得回忆,但不是止步不前的理由.
加油.
---2020.9.18 0:30 ---
想了想,还是今天开始写比较好.
现在是9.18的凌晨0:30,我终于登录上了博客的后台.
该死的谷歌验证码这时候出了岔子.
今天在车上时想了很多.
于是打算写下来慢慢整理.
以下是随便想到的片段,等全部倒出来再合并成文章.


新人报道!
当然,不是这里的新人.
我今天作为18岁,法定意义上的成年人,开始肩负完整的法律责任,来报道了.


最近在玩柚子社的14th作,星巴克与扑棱蛾子星光咖啡馆与死神之蝶.
发现这部作品的机遇十分戏剧性.
当时为了下载某人给的40G的本子,从淘宝花了几块大洋租了一个百度云会员.因为是公交车,所以账号里存有许多其他人保存的资源.下载时无意看到喫茶ステラと死神の蝶,就去搜索了一下,"貌似是柚子社的作品",就抱着这样的想法与40G本子一同下载下来,放进了服务器的硬盘里.
一不小心就吃灰了3个月,在给服务器换硬盘时,发现了这个游戏.于是我又花了一些心思把游戏从EXT4里拷了出来,放到了我在床上经常使用的垃圾笔记本,也就是我现在写文用的,带顶投夜灯的笔记本上.
我正在边写文边玩游戏,游戏的BGM一直在后台播放着.
Gaming & Writing

总体来说继承了柚子社一贯不错的作品质量,剧情也十分有趣.
主人公是一名在读大学生,不幸在开局10分钟内,被车直接撞死.但是自己拥有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特殊能力,碰巧在这时发挥了作用,将时间强行倒流回被车撞的当天早上.之后不幸遇见死神,死神又一镰刀把主人公劈死了.
啊,没有劈死.
死神把主人公身上的"蝴蝶"--灵魂碎片,斩掉了.
于是更令人匪夷所思,令人苦笑的剧情开始了.
为了活下去,努力的打工谈恋爱吧.
戏剧性的部分会在每一条线的最后慢慢结束(除了biss线和注孤终线),谈了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--就职.
真实得有点夸张.
令人害怕.
在这个社会,如果没有野心,社畜绝对是绝大多数人的下场.
我对这个问题没有任何准备,没有任何思考,看到字幕框慢慢滚出就职二字,我心里先是一愣,然后按下鼠标左键看下一段对话.
却发现下一段的内容我完全看不懂.
就职
就职
就职
挥散不去.

小学六年级时,我正在一所私立学校就读.
毕竟还是私立学校,还是荒郊野岭上的全封闭私立学校,我们不可能就这样贬低自己的身价在升入学区里的初中.
所以我们六年级一开始就在为升学做所有的准备.
包括面试.

你未来的梦想是什么?

12岁的我沉默了.

你未来的梦想是什么?不用怕,说出来给老师听.

沉默.
老师认真地盯着我.
我吞吞吐吐.

我...想当一个农民.

老师笑了出来,然后,目光变得严厉起来.

你就不能选一个远大一点的梦想么?你这样怎么过得了面试?

其他同学也笑了.
下课铃响起,老师拍了一拍我的肩膀.

选一个远大一点的梦想吧.

于是,过了几分钟,路过办公室的我听到了办公室里传出来的笑声.

直到面试结束,我顺利的坐在初一的教室里时,也再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.
所以,我的梦想到底是什么?

不知道.
真可惜,可是我真的不知道.
12+6=18,我还是不知道.
如果像游戏一样就好了,自然而然的,进了栞那线就能顺利的找到在咖啡馆外的工作,进了凉音线就能在咖啡馆里当糕点师.梦想可以信手拈来,说实现就实现,就像一幅根据已经成型的大楼描摹出来的蓝图,没有任何难度就能实现.
只可惜我在那个由微软设计的,有着亮闪闪的玻璃边框的窗口外面.隔着着一层薄薄的屏幕,一切都不可能了.

我现在必须思考这个问题...么?


我貌似从来没有过朋友.
一不留神就会变成孤零零的一人.
班里的人数很莫名其妙的经常是奇数个,就算是偶数个也会很碰巧的出现三人小组.
巧合得简直正常.

后来我就习惯了,一个人也不是不行.
吃饭一个人坐着,放学一个人走着,春游一个人逛着.
没什么不一样的,也没什么不方便的.

后来貌似觉得这样也不大对,初中开始尝试与大家打成一片.
不知道是我自带气场还是怎么的,表面上会有人过来瞅我两眼,实际上还是该走走的,然后强行组三人小组什么的.

放弃了.
目前看来,没什么问题.

下午三节课,被我用一觉连接了起来.睡醒了,教室就剩我一人了.无所谓,拍拍脸,去食堂吃晚饭.
实验课,三人一张实验桌,愣是挤进了5人.老师发了火,才有两人不情不愿的从前面下来.结果两人又把头往前面伸,我又一人完成了实验.还莫名其妙的得了个最佳实验组.
哦,请把"组"字划掉,谢谢.
最后也没划掉,我也没说什么.

就这样,也差不多习惯了.


我曾经以为我喜欢编程.
后来一看到算法就头疼.
于是我重新理了一下,我原来更喜欢设计漂亮的东西.
因此,我喜欢简单易用的工具去完成自己的想法.编程语言更像一种工具,真正的消遣在于写出的东西精致而流畅且优雅(尽管大部分时候并不是这样).
为了让自己写的UI变得优雅,我使用了优雅的Material Design.
为了让不优雅的UI变得优雅,我不惜耗费数月时间维护一个油猴脚本.很不巧,优雅使一切变得易用起来,因此自己的私心很意外的收获了600+个用户.

如此,我注定与复杂的语言无缘.
我不关心内存到底是哪一块,我不关心在一个按钮上写字需要怎么怎么,更不关心我写的样式表如何被解析.
我只需要一种指哪打哪的语言,让我专注于设计,而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底层.
然后指着不优雅的地方,开火.
解决掉他们.


在编程这件事情上,或者说设计这件事情上,我的父母仅仅提供了口头上的帮助.
加油喊得很大声,要两内存条子还偷偷给我减料,2x1G升2x2G,订单丢给父母,到手就变成了俩1G的条子.
于是我手里有了4条1G的备用条子.

自此,我再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指望过他们.
对于我这种完全没有收入的人来说,想要钱只能从伙食里扣.
于是手表带子又往里缩了一格.
前前后后花了50多大洋,把内存条子加到了4G,CPU变成了双核,勉强带动了WebStorm,可以愉快的写一些东西了.
之后又花了200大洋,购置了一块垃圾固态,效率大概提升了不少(时间上的).

如果我没加那两条子,我估计我现在还在用NPP写东西,然后憋屈致死.
鬼知道我是怎么用一台09年的电脑活到现在的,这也许是奇迹吧.


---2021.12.28 04:28---
2021年的最后几天, 我已经过完19岁生日了, 在不大理想的大学里度过了第一个学期.
晚上突然睡不着, 就想起来这篇文章.
高考前几个星期悄悄的用CSS把这篇文章的大部分内容给屏蔽掉了, 实际上还是可以用F12去掉样式继续看.
不过我已经把CSS去掉了, 看了一下我一年前写的内容, 那种高考前无助的感觉又回来了.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.


高考前我用的电脑 (就是那个玩星巴克与扑棱蛾子的电脑) 甚至是从学校的垃圾桶里捡出来的, 重新买了一个充电器, 再加上了两条1G的内存条 (就是前文提到的买错了备用条子) , 就勉强能搞一些比较morden的玩意.
(上文提到的那个双核4G的电脑已经被收起来了)
对, 在2021年, 我作为MCBBS的v3的前端主要维护者, 从外包团队接手过来一个烂摊子, 然后对着需求表一个一个的修改. v3模板就是我用这台双核2G的电脑一点点打磨的.
然后突然就没了.
我当时也很平静, 忙活了几个月的成果突然就没了, 我没有感觉到什么无助和悲伤, 就很平静的放下这一切去摸鱼了.
当时离高考就剩一个月, 说实话我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学习了, 直接开始摆烂, 狂玩了一个月手机. 最后高考的成绩也非常的理所当然, 不过who tm care.
现在也不是很后悔, 但也不是说找到方向了, 还是很迷茫, 感觉做什么都不会成功.


为什么睡不着呢?
突然想起来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.
[这里写了一大段但是全部删掉了, 这段历史实在是太黑了]
我五岁那年, 父亲为了搞大生意, 就从市区搬到了一个县城里. 我只记得那会非常的穷, 我和我的父亲两人一起挤在一间小出租屋里, 躺在床上就能看见做生意的货物.
当时就是每天都被一个人孤零零的锁在那间小出租屋里, 只有一台小电视. 每天都在往窗外看, 却什么也做不了. (今晚睡不着就是因为这种莫名的无助感)
后来生意稍稍有了起色, 小出租屋也变成了一厅三室的大出租屋. 我也稍微长大了一些, 就得以随意出去玩了.
出去玩的时候, 就遇到了与我同龄的孩子, 因为他姓秦, 姑且叫他秦子吧.
刚刚遇到秦子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已经不记得了, 只记得我把他偷偷领到放货的仓库里去玩, 然后赶上父亲回来补货, 就让他去厕所里躲着(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). 不过最后还是被父亲发现了, 但是没有生气(我现在想不出任何生气的理由), 给了点零花钱让我们去买零食吃去了.

2016年的时候我已经不在那个小县城里了. 不过有一次回去那个小县城, 还是想起了秦子. 晚上8点多, 没事情做的我, 骑着自行车从小县城的最南边滚到了最北边. 他们一家人还是住在那间小屋子里, 十几年来布局一点没有变, 两张床挤在一起, 中间的空位用木地板铺着, 前面是电视, 人就坐在木地板上. 十几年来, 秦子就是这样在一间20平方米不到的小屋子里度过的.
我不知道当时我的感觉是怎样的, 我只记得我跟秦子和秦子妈叙了一会旧, 讲了一下现在的状况, 就再也没见过了.
现在想起来, 真夸张啊. 看看群友们的精彩生活, 再看看童年的朋友们, 害.
后来某天写作文的时候要我对《后浪》发表感想, 我直接在作文里爆发, 痛批资本家不做人, 也许就有秦子的一部分因素在里面吧.